当前位置: 幸运彩票 > 李鸿章专题网站 > 文化艺术 > 正文
梦遇李鸿章
2016-07-21 09:42:06   点击:    编辑:leibaiji
  昨夜梦中,路遇一人,身长俊伟,威仪非常,惊以为异,近视之,竟大清相国李合肥也。不禁趋步上前问候:
   “中堂大人,一向可好?”
    李氏并不搭话,忽而踱步,忽而裹足,观乎神色,似有疑虑。余见搭讪不成,只好退在一旁,静观之。
    俄顷,忽闻李氏仰天长叹:“恨矣哉!老夫辅国多年,不意结局如此,退而自省,自谓有三:老夫之德不至于误国,老夫之才则足以治国,老夫之识当可以谋国。奈何结局,居然如此!此人力之不足乎?天意之难测乎?余有大惑,至今未解。”言罢转头问余:
    “后生小子,汝向以博学宏识,自负骄人,可解老夫之惑否?”
    余躬身答曰:“学识或可一博,自负骄人则某何敢当之!公既然不耻下问,晚生自当斗胆言之,如有不妥,还望公见谅。”李鸿章一摆手:“可直言之。”
    “适才公自省三言,晚生以为不甚恰当。以仆见之,当如是也:公之才足以治国,公之德实已误国,而公之识,虽可以断旧世一时之弊,却不足以开新世太平之门,故观乎公之一生,可得三句妙评:凭才立功,因德败事,由识误国。”
     李氏闻之错愕,良久不语。最后掀髯再问:
    “凭才立功、因德败事两句,老夫勉可受之,但由识误国一说,不知道理何在,老夫愿闻其详。”
    “公之生平,梁启超先生早已立传,以四字论公——舟大水浅。任公仁厚,不忍见公之才,自败如此,故为公开脱,立言指意:非公有负于国事,乃国力有负于公。此固为梁氏一家之言也。自秦汉之下,宰辅当国,先明一理:国力济之,乃非常态;国力不济,乃平常态。身为宰辅,不能以才力济国力,即误国矣。安敢以才力自得,而怨国力之不济乎?故梁氏之论,公闻之不可自谅。在余之心,唯愿我公,聆听德相俾斯麦当年比较中日新政图强之预言:中国单取西方器物之巧能,不学西方制度之文明,当败;日本无所不学,能成。取西方器物之巧能,弃西方制度之文明,即公当年辅国之识也。晚生以为,梁氏定论,犹存仁意;麦相预言,一语中敌。况乎甲午一战,预言早已验证。故余曰:由识误国,概因我公,于时势将来,识见不明所致也。不知我公,以为然否?”
    李氏闻之不语,沉吟良久,沉痛对曰:
   “老夫闻之,汝日前才说,身为君相,成一事总有千难万难,败一事则在举手之间。足见,为政之难,非躬身入局者不能体会施政之艰。汝为书生,能见事如此,亦属难得。然,国事果然托付于汝,由汝治之,凭汝之德才识,自度能行否?”
    “不能。”
    “汝既知之,今后当严守书生本份,不可以言论政。凡以言论政者,无大夫之身份、官方之名号者,不可以为之。概因书生之议虽嘉,亦不为朝廷所重;而书生之言有害,则必为朝廷所禁。一旦遭禁,此生俱毁,可谓于国无益,于身有害。”斯时,李鸿章说话,神色庄重,不同先前。
    “公之教导,仆当铭记。不过今日,既遇我公,尚有一事不明,能请教公否?”
     “吾与阁下,相遇即有前缘。欲知何事,但问无妨。”
     “方今一年,政局如何?以公之阅历,当不难窥破其中之密也。”余见机问曰。
      李鸿章欣然一笑:“老夫适才建言,阁下恍惚未闻。此间政局,不可多问,古人云:于无声处听惊雷,不过尔尔。”
      余闻其言,不得要领,见李氏不愿多说,只好辞行欲去。不意李氏多情,忽然握余手曰:   
     “观汝生平,功名有限,若论天命,当在怪杰奇人之列。汝自知否?汝之好学沉思,博文广识,老夫甚是怜惜,亦颇爱之,故临别之即,老夫愿赠阁下一语,不知阁下愿受否?”
      大人赐教,多多益善!
     只见李氏大变戏法,抬手自袖中抖出一卷,余接卷展眼观之,乃立轴斗方一幅,卷上有诗一首:
      所赚能搏妻子笑,
      家国何必一肩挑。
      逸民自有山林乐,
      不顾朝廷远弓刀。

  梦中醒来,不觉惊讶。回味良久,始信左季高神交古人一说,绝非诳人之语。

 

叶观澜        

2016年5月30日于一止斋

链接:叶观澜   文化学者,独立作家,曾任安徽省人文社科重点研究基地传统文化研究中心主任、大学国学研究院院长,现居杭州,为《孔子与孔门弟子》动画片剧组主创中心主任,出版有《民国人物连连看》、《两个人的江湖》、《大美黄山—徽商与徽州文化》等多部历史文化著作,多次应邀至北大清华武大上海交大等高校及全国各地政府机关、企事业单位主讲国学课程,深受各界好评。

地 址:安徽省合肥市大学城方兴大道998号
邮 编:230602
电 话:0551-63690830
联系人:李鲁生(秘书长)13365518590
    王用强(副会长)18456597898
邮 箱:1098390189@qq.com
_幸运彩票版权所有